老妈 今日59

前日老妈生日(周五),周四老姐在Q上问我,回去否。我说可能没办法抽身,工作忙,回去理想新城(老爸老妈所住房子)可能性不大。老姐说,没想到,钱在你心目中比较重要,你连老妈都不要了。我无语。。周五老妈赶往竹子林饭局,周六我们姐妹几个回理想新城聚。越来越相信,年纪大了的时候,兄弟姐妹们因为父母而团聚。

老妈生日,我什么都没有买。一个是没有习惯,觉得一家人何必客气,人到是主要,另一方面,送老妈礼物,这个问题实在是个大问题。老妈因为手上的痒病吃中药,自接触张医生后,恪守病从口入的医嘱:不吃水果,少吃肉。(手痒是一种比较难治的病,所以饮食要注意)。送衣服,鞋子吧,老妈从来看不上,不是花色不合适,就是价格太高。别人买的,总是没有她的眼光好。不用手机,吃穿住食清淡简单,一向独来独往,生活自理。所以每次送东西,我们总是得挨训。

老妈没读什么书,不过或许是从小是排行老大的原因,总是做事果断、雷厉风行、甚有自负。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当年可是大把人追的,做工的时候,我可以一个女的顶一个男的,能干极了。胆子大,杀鸡、杀猪、无所不能,蛇都敢抓,敢杀,只是不敢吃而已。对于这样的自我评价,老妈的母亲:姥姥,也是认同的。老爸的也是正面回应了:当年选你老妈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做事能干。

就这样,三十多年前,能干麻利的老妈选择了有点文化(初中文化)的老爸,一个擅长农事、体力活(老妈)。一个能读书认字,当过兵,见过市面(老爸)。一文一武的组合,就成了我们的小家。老妈说:选你老爸,想着识字看书的文化人,应该也比较讲道理,可以记账教书,生活也可以过得去。(其实认字不一定哦~)只可惜,后来我们家随老爸到深圳,从四川的农村到了城里。老爸的读书写字勉强跟上了时代,在公司里混了个电工。吃苦耐劳的老妈,却变身身无长技的农妇,只能做做清洁等的工作,一面照顾家庭,一面工作。

如果没有记错,老妈几十年职场轨迹大致是:京都大酒店洗碗——北方大酒店洗碗——石化集团清洁——金牛证劵清洁。从名字上看,似乎只看得到职位的雷同,不过如果对华强北熟悉的人可能会想起,这几个公司都在中航工业区——上步工业区里回环,全部公司离我们的家(海外装饰公司大院)不过十五分钟的步行时间,方便老妈兼顾家庭与工作,家里三个小孩的妈妈得承担许多。

可能对于现在的人来说,一个清洁的工作算不上什么大说特说的大事。不过对于一个不太认字,找工作靠关系,而且许多主妇都是全职家庭主妇的时代来说,老妈全凭自己的门路和勤快,自己找到工作,赚一份辛苦而有尊严的工作,其实实属来之不易。用老妈的话说:虽然我没有文化,但是我也要证明,我也是可以赚钱的,不需要看你老爸的脸色。工作给予人尊严,给予安全感,这是我在老妈身上看到的。

当然,除了老妈的好,没有文化的背景,老妈更容易跟许多不好的方面挂钩:喜欢爆粗口,脾气暴躁,说话词汇不多,喜欢动手动脚。对于老妈的粗口,在我看来堪称一绝,从来没有遇到这么能讲的人。心情好的时候,她可以用粗口表达。心情差的时候也可以。生气起来,可以连着几十个字粗口一起爆,许多你听过的,没听过的,从人体各种部位,到一个人的家庭亲戚,再到祖宗未来子女,能想到的她都有。心情好的时候,我会觉得其实粗口也是一种文化,它学问真多。一个没经过什么教育的人,可以如此根深蒂固的记住那么多词语,还可以活学活用,表达各种感受。粗口,加上深情并茂的语调和神情,带来强大的戏剧效果。或许,粗口也是一种表演的“艺术”。

退休后的老妈,没有了工作,不会认字读书休闲,一身的力量与精力找不到地方释放。剩余时间的打发,成为我比较关注的问题。年近中年,老妈开始注意身体锻炼。每日早起收拾家里,洗衣服拖地的习惯渐渐改成,早起爬山散步。虽然年老,但是步子轻快,和老妈一起爬山,每次好胜身体健康的老妈绝对是遥遥领先,我在后面慢吞吞的喘气再休息。

山不能每天爬,摆龙门阵(四川方言,俗称扯淡)找不到相熟的好手。搬到新的社区,彼此不大认识,没有摆龙门阵的谈资和对手,老妈开始了到处勘探新的办法。广场休闲处,四面八方的各种老人汇聚在一起,语言不同,习惯不同。不过游戏却可以让大家坐下来,投入进去。老妈说,小区的老人堆她不喜欢:他们都打钱的。她喜欢步行到前面一个社区的露天小公园,小树大树底下好乘凉,旁边是各种年纪的小孩玩耍,阴凉处是老人们玩牌,下棋的各种火热。

曾经有一次,我和老弟从家里步行去露天小公园找老妈,意欲陪她转公园。远远地看到她正四人一组玩牌正酣,老妈简单骄傲得向牌友们介绍完:我们就是她的一对双胞胎儿女后,她就头也不抬的,继续战场。

一不小心扯远了。扯回来当日,老妈对于我们齐整三小孩,女婿小武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也一点也不领情。
为了给老妈留下59岁大关的容颜,我特地把相机背回家。可惜每次我举起相机,她就目露凶光,数次棍子就朝我这边落下,有时候能躲开,一不小心就火辣辣地疼。拍照不容易,有时候是冒着危险的事情,这种感觉,我充分体会到了。临走的时候,老妈又像往常一样,执意让我把家里的柚子带回去吃,我一边往外走,一边快速的拒绝“太重了,你们留着吃”,回头一瞬,似乎瞥见老妈眼里的落寞。
59岁的老妈,手伤初愈,身体健康,自负固执、体贴唠叨,一如往初。愿快乐与健康时间再多一些,保重身体,开心常在。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