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ri 小朋友启程了

小武问我:(音:check) Czech 是什么意思?
我说:捷克
隐约在哪个地方学过这个单词,知道它叫:Czech Republic 捷克共和国。

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和这个地理名称发生什么关系,不过Jiří小朋友让我们切实体会到了这个国家。

Jiri 捷克文,念:Jerk ) , 他是我们在CS沙发客网接待的第三位朋友,19岁,住两天,从北京过来,在深圳做短暂停留然后过境香港,飞东南亚,一个人玩转东南亚。

我们羡慕这位年纪轻轻,但是已经走过多个国家的年轻人,问起他的旅游原因和旅游经历,他说,因为高中毕业大考完毕,离大学开学有近四个月的假期,因此他选择了旅游。一个在北京的朋友在这里包他的车票,并且支助他部分旅行费用,当然过两天他也会收到父母的一些支助。

我问他,一个人国外旅游,不想家,家里人不担心么?
他说,家里虽然只有他一个小孩,但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全家就经常一起出去旅游。母亲还经常爬山等。想家的时候,早已经经历过了,习以为常。有时候会发个短信给母亲,或者发张相片给外祖母。每次打开邮件,会一下子收到好多好多朋友们的问候和疑问:今天去哪里玩了?今天吃了什么?今天过得如何,等等等。。

0.

(捷克在波兰,德国,意大利,匈牙利的包围中。)

昨晚我和小武回去的比较晚,我们一起去喝砂锅粥。要了个三人份虾粥,小朋友说不错,埋头就猛喝,对于炒花甲,他很好奇,因为捷克作为一个内陆国家,海鲜是比较稀少的,因此砂锅粥也变成一个他首次吃到的食物。不过当他问我们花甲的英文,可惜当时我和小武对于“花甲”还是“花蛤”,有争议,因此也无法查找这个花甲的正常英文名称,希望这个小朋友能记住这个食物的味道,不辜负老板炒的一片诚心。

晚上Jiri和我们谈起医疗问题,我们说在中国,普通一个咳嗽,到医院也会变成300-500元。他说,他五十块就搞定这个问题。说完跟我们比划,他如何买药。
首先,他来到药店,销售人员过来,他作势“咳咳”咳嗽两声,然后,两盒药就出现,紧接着他就付款,吃药搞定问题。这次拉肚子也是,由于从北京坐24小时火车赶往深圳,身体出现了一些不适,他就先在网上查了查,腹泻,两个中文。然后来到药店,对工作人员,摸摸肚子,口中念道半英半中的词语:腹泻。药立即又药到擒来。哈哈。(不懂中文,照样也能治小病。)

晚上十一点我们告别分头睡觉(我们睡主卧,他睡书房),半夜我起床去洗手间,在没戴眼镜的夜里,我看见Jiří小朋友的房门开着,风扇未开,蚊帐未用,依旧随风飘飘,他那两米的大身材,白花花的直直躺在床上,貌似只着小短裤。我悄悄地去洗手间,然后蹑手蹑脚地回房间。半夜下雨,想起Jiri小朋友敞开的房门,心里纳闷,他的窗户是否也开着,那阵雨肯定凉凉地把他惊醒了吧。。(窗户就在床的旁边。)

~~~~~~~~~~~~~~~~~~~~~~~~~~~~~~~~~~~~~~~~~~~~~~~~~~~~~~~~~~~~~

接待沙发客,一方面是我们想多帮助别人,自己也听听不同地方人的故事,也顺便练习一下英文Jiri小伙子的英文不错,不过有时候一讲快,带点几个捷克词语,我们就二丈摸不着头脑,然后我们只好在他开心的讲完后,无奈说道:sorry, we miss the santance . please speak slowly.. 哈哈。英文是用来使用的,尽管很多时候我不知道如何表达,忙的时候七零八落,说几个单词,有时候对方也能猜个一二,英文,交流是重点,多学多用多听吧。

赶啊!冲!三个睡衣同学真不好看。哈哈

小武也要扮演娇小

加上板凳,终于高过2米的Jiří 同学。哈哈。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