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

我轻声地请求大宝拍我补拍三张人物相片,上个月我拍的失败了,排版无法用。

大宝同学坐在凳子上,扶着相机,嚼着口香糖慢慢地说:就算我肯,这些设计师,陈列师也不肯。我咬咬牙,恨那,一边是无法用的图片。设计师说,你看嘛,这些图怎么用嘛。一边是大宝的拒绝。是的,我又迟了一步。陈列拍摄已经开始,我请求他的补拍东西还没有摆好。不好随意地插入工作中去。

补拍安排到陈列工作之后?昨天的衣美聚拍到了十二点,今天的smart会拍到多少点?67套的陈列,没有人知道。即使我愿意等,饰品组的何同学也没有那个精力和时间了。如果明天?妆已经化了,明日一拍,又是半个小时的化妆时间,一天八小时工作制,有多少个化妆时间可以折腾。

最好咬咬牙,我劝大宝趁光线好,直接在公司附近给我们找景色拍照,小车站住地方拍陈列即可。无奈地到处做试光模特,厚着脸皮在大宝拍摄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说:麻烦拍全身,我要看到衣服。(大宝总是白我:干嘛总拍全身,这里拍不了全身。)。。。

中午12点,终于搞定,可以歇口气,大功告成,万幸。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