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感应

她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很多人都说,双胞胎会有心灵感应。她怀疑,他恨透了她。

从小他们一起,从一个肚子里出来,同一个屋檐下睡觉、吃饭。弟弟天性好动,坐不住,不是逞强和人打赌,用拳头打破了消防栓玻璃,惹祸。就是到处找玩,不见人影。上课开小差,不写作业,不带书本,天天老师找,“养不教,父之过”他的爸爸很着急,曾经尝试各种办法,甚至怀疑儿子患有“少儿多动症”,上过医院请求国医生,治疗无效。姐姐是另一个模样,上学上课,放学写作业,没有别的思想的她,学习成绩一直还不错,让父母省心。

上小学的时候,两个人同在一个班级里(三年级之前),半个多小时的步行路程,天空,草地,树林,道路,昆虫,朋友,弟弟充分发挥了“世界不少缺少玩,而是缺少发现”,玩玩走走,每过几分钟,姐姐就会用慢慢的声音喊:黄**,上学啦。弟弟不搭理她,继续自玩自乐。姐姐没有办法,论力气,搬不动,论时间,只要他一撒腿,十分钟即可到学校。

小学四年级,学校开始教授英文,作业开始增多一项,写字母。一天下午,老师把姐姐叫去:“你怎么把K字的大写写错,这个字母的大写一共占四行字母格,你只占了三行。两个班,八十个学生,就你们两个人写错。你弟弟是不是抄你的,他也是这么写的。”

家长会是最磨人的,学生担惊受怕,家长疲于奔命。由于母亲目不识丁,父亲家长两头跑,一个晚上参加两场:姐姐+弟弟。弟弟的班主任永远是那么一句:都不知道你们家是怎么教育的,他干嘛不能像他姐姐一样,你的孩子是我们班上最调皮捣蛋的一个!父亲也无言了,十几年来,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同样一起出生的两个孩子,一个老爹,两个小孩相差如此之大。

初中了,开始分班了了,入学考试之后,弟弟分入了普通班,姐姐进入重点班。学习的压力更重了,姐姐越来也不懂弟弟,不知道为什么他坚持剪个光头,赤赤然,像个犯人,成为所有人的焦点,包括教导主任。买车的时候,弟弟坚持要买跑车,300多块。足以抵家里大笔的开支。因为在她觉得,家里既然穷,买个车子,能骑的就可以了。

学业压力越来越重,试卷满天飞,在喘气的时间,偶尔她可以听见零星弟弟的消息:偷钱了,打架了,被班主任叫家长了,旷课了,夜不归家了,父母半夜找遍所有游戏机厅,绝望的母亲在呐喊“千万不要学坏了,千万不要去做坏事吸毒”。她觉得帮不上什么忙,在心里暗自祈祷,千万别。

高考前一天,父亲突然出现在姐姐住宿的学校门口。“今晚回去给你弟弟补习补习吧,明天就考试了”,对于爸爸的请求,她没有办法拒绝,在月光中,坐在爸爸的单车后座上,看着明亮的夜,回了家。高考放榜,弟弟以485分的“高分”让母亲“傲视”,“我的儿子还不错的,最后努力一下也能考上大学”。(刚过专科线)姐姐淡笑,对于最后自己的“帮忙”,她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作用,或者,仅仅作用在父母心里。

上大学,工作,弟弟的工作一直不顺,找工作,辞职,找工作,待业。
很多时候,她想跟他说,好好找个长久的事情做着,养家糊口还是必要的。弟弟光着膀子坐在电脑面前目无表情,头也不回地点头,再点头。

结婚的时候,她一大早和朋友出门,最后中午十一点半领到结婚证,回程的时候,第一个在地铁里打电话给远在海南的弟弟,“老弟,你知道么?我婚了。哈哈”
下午,她的手机里收到他的短信:姐……我全心全意的祝福你们……,希望你们能白头到老……有心事,受委屈,记得第一时间和我说,我会做你的听众的,嘻嘻。顺便把姐夫的电话发给我……哈哈,我现在还没他的电话呢,罪过罪过。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