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这一关

现在很少人讲良心了,打开新闻,不是票子就是色,房价又涨了,女星又露了,最新跑车又发了。每个人的眼睛时刻都是睁大的,每一秒都盯着那仅有的几个关键字,不怕被闪花,死死地盯着,不管那些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我觉得我还是很有良心的,小时候打架撕扯的时候,从来都没赢过,因为总觉得别人的拳头过来,本能地要回过去,但是心里转念会想:别人会疼的哦。手又缩回去了。很多时候,总为自己这样的多虑而生气气馁,别人都不理我疼不疼,一巴掌过来了,我在这里怜香惜玉什么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样“奇怪”的心理机制。

两个晚上和小武同学在家里看《极度失眠》英文名《insomina》。里面的老探长是个有趣的角色,明明是外派极地调查凶杀案事件,不知道怎的,开枪射击自己的老拍档,悲剧的全程又被该死的凶手全部目睹,老探长一边想方设法隐藏自己杀人的行径,一方面和凶手斗智斗勇,又合作又逮捕。心乱的时候,神也是乱的,倒霉的探长遇上极地白昼,无法入眠,眼前都是拍档临死前的一幕幕。七个晚上没有合眼,神色憔悴,脑袋发昏,身体和心理双重受难。捂着良心过日子最难受,即使是经验老探长,七日双眼都无法合上,身心的崩溃,最后是走向了赎罪与自我解脱。在审问室里睡得最香的嫌疑犯,因为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找到了安宁。

我觉得片子挺好的。
探长的个性比较丰满,他一面受后辈尊敬,一方面又跟同事有矛盾,他做事经验老道,也会“失手”犯错纠结。犯了错误会发怒,用尽一切办法遮掩。彻查凶手的责任心与害怕晚节不保的不安全感,一直交错。失眠人的痛苦,挥之不去的影像,歇斯底里地遮住光亮窗户的每一寸角落,令人感叹。

一个活生生的七尺大汉,扭成昏沉衰弱的老人,是七日闭不上眼睛的困乏,也有七日的心灵拷打。因为撒了一个谎,所以你要扯第二个谎来圆,然后,无止尽走向另一个方向,想起来令人唏嘘,一辈子公正廉洁的老探长,最后会栽在自己手里。

有时候不是因为良心有多难得,而是因为自己过自己最难,它无时无刻都在,它知道你所有的全部,你走投无路,无所逃遁,日夜备受煎熬。所以说,坦然地面对自己,接受自己,是多么难得,舒服的一件事。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