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性福的夏天

SI体育画报专栏

文/张晓舟
寡廉鲜耻不成体统的欧洲杯来了!主办方不惜在赛场看台上摆满裸女来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并举办了足球选美大赛,瑞士人和奥地利人不愧是 享乐主义的风月老手,这个夏天骚起来了。

南美球员就闲出了蛋来,只有6月18日巴西与阿根廷在世界杯预选赛的大战足以悄悄转移一下人们的眼球。欧洲杯如此活色生香,就像把整个山沟的苹果全倒进深渊里 。可是从球员到球迷,大家全都折腾足球去了,谁还有功夫、有精力颠鸾倒凤?苹果熟了,但大家都在忙着摘棉花 ,要想边摘棉花边吃苹果,必须具有革命浪漫主义和革命现实主义两结合的大无畏气概。

现在南美球员可以暂时闲下来,边吃苹果边看欧洲球员摘棉花。当然,罗纳尔多老师搞不清楚自己吃的是苹果还是梨。前不久维埃里来北京 卖他与马尔蒂尼的时尚品牌时曾经感慨:“我找不到罗纳尔多,他回巴西找人妖去了。”

人妖事件过后不久,巴西大师级歌手Caetano veloso在演唱会上特别把他1975年的歌《三个人妖》献给肥罗——在肥罗出生前,Caetano veloso就为他备好三个仙桃了——他指出,罗尼不屈服于人妖的勒索毅然报警,这是巨星级的表现。

维埃里也不忘为老友打气,他认为罗纳尔多比罗纳尔迪尼奥强,“迭戈在最上面,罗纳尔多在他下面一点,再下面是我们所有人。 ”至于贝利,他认为“他在这中间爬格子。”贝利要听到这话肯定会气疯,两年前那部令人着迷的《永远的贝利》也许有助于一些并不了解贝 利球艺的迭戈迷改变看法,但不管球艺高下,贝利伪君子迭戈真小人这样的印象已经难以改变。贝利仍然对这样一部为他树立革命丰碑的出色 电影吹毛求疵,嫌它暴露了他成名后换女人比过人还快的隐私。不过,假如库斯图里卡——他的马拉多纳传记片刚刚在嘎纳上演— —胆敢把镜头伸向迭戈的后宫,迭戈的猎枪肯定会瞄准他。足球史最“真小人”的还不是马拉多纳,而是罗马里奥,这个老妖精似乎想把他 那根令日月无光花容失色的家伙牢牢插在中圈弧开球点,他吹嘘自己如何在通宵风流之后第二天照样进球,如何喜欢在飞机上 做爱。对巴西人来说,足球的神话其实几乎就是性的神话,所谓“性丑闻”与其说是毒药还不如说是甜点。人妖事件如果换在欧洲尤其 是在英国,当事人很可能被媒体和公众搞到万劫不复,但在巴西,那只是个无伤大雅的黄色笑料。假如肥罗能提高一下自己的幽默感 ——向罗马里奥学习——这本不会成为污点,而Caetano veloso已经用歌声在帮助他擦去污点。

人们一直有这样的偏见,即性事的放纵和不检点是导致一个球员状态下滑的最大祸因。加林查和张伯伦是用以反驳这种偏见的超级性偶像 ,但这两人的短命,尤其是前者悲剧的结局又给这种性偶像蒙上阴影。好在罗马里奥挺着一杆捍卫足球“性神话”的老枪挺身而出 。然而老罗直到球员生涯行将结束才敢曝料。而曾经饱受狗仔骚扰的维埃里也是到了35岁高龄才再不顾忌,在东方君悦酒店 ,他是这么跟我解释为何他和迭戈从没见过面的:“每次他来意大利,我总是在舞厅里,每次我去阿根廷,他总是在舞厅里 ,所以我们总是碰不到。”

一名球星一过巅峰期,就势必进入性丑闻的多发期,进入狗仔队疯狂猎杀的射程。是他们因为巅峰期已过而只好借性消愁,还是因为性事过多 而提前结束巅峰期?恐怕都未必如此。性往往只是一个话柄,在你状态好的时候性是艳闻,在你状态坏的时候性才成为丑闻 。很多巴西人把德国世界杯的失败归咎于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等人的放纵偷欢,然而日韩世界杯他们就守身如玉了吗?当年世界杯前夕在 韩国,那帮哥们搂着韩国美女时根本不避记者,只不过巴西记者对此司空见惯,不会小题大做。著名的黄色足球电台狂人毛罗 -莱昂成天拿球星的阳具乃至屁眼开玩笑,我认为足球新闻史上最牛逼的一个提问是毛罗-莱昂在巴西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问的 ,他问罗纳尔多:“你觉得40多天不做爱困难,还是夺取世界杯困难。”肥罗只能咧牙笑。

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阿德里亚诺他们在性事上从来没有过所谓“检点”的时候,只是他们的脚越是萎缩,他们的阳具似乎越是发达 ——因为镜头已经转移,阳具遂沦为脚的罪证,阳具就这样迫害了脚。脚和阳具,是一个足球明星对世界的双重奉献,脚和阳具时而合二为 一,时而相互打架,这哥俩的关系,既是难解的科学之谜,又是最可理解的娱乐话题。说穿了,足球是典型的男性图腾游戏。

一到世界杯、欧洲杯这样的大赛,总难免会闹出性丑闻(有时是性,有时是酒,更多时候是酒后乱性),然而性丑闻往往得伴随球队的失 败才东窗事发。没有性丑闻不等于没有性,这就得看你是赢家还是输家了。

肥罗被人妖搞惨,小罗被揭通宵狂欢,然而在不可一世的巅峰期,小罗同样不是省油的灯,他嗜好歌舞派对,而外星人也热爱多P— —没准还热爱人妖的冒险。但如今,他们只能充当巴阿大战的看客,只能观看一个新的罗纳尔多——C-罗——如何叱咤风云颠鸾倒凤 。因为年轻,因为动物凶猛,因为厄运尚在远方,因为悲剧还在睡觉,你再怎么嫖妓,你再怎么玩女人犹如带球过人般狂乱,都会被容忍 ,甚至被喝彩,女人和酒瓶将排着长龙鱼贯而入,向你致敬。更多的钞票,更多的豪门,也将排着长龙向你致敬。

有卡卡的忠贞,就有C-罗的花心。在这个属于C-罗的夏天,对皇马气急败坏的弗格森面对C-罗就像老母鸡守着精蛋 ,就像老牛吃嫩草,就像一只老狐狸徒劳地想要抓住一只花蝴蝶。

张晓舟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xiaozhou

说得很棒,说得有趣,却不失观点,那些艳闻、丑闻,一直都在,只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目的。马后炮,结果出来再用所有的数据与图片 去撑起结果~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