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化,传说中的枫叶

/

帖子里说,去从化看枫叶去。
我诚实地说,我是去从化看竹海、吃桔子(其实想偷)、烫猪蹄(泡温泉),吃豆腐去。

小学教科书总是中国最好的广告前沿阵地,发布时间长,十年不换稿,影响力广,无地域时间温差限制,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是莘莘学子,当他们悬梁刺股,苦读教学大纲的时候,通过著名作家能手杨朔同学,一定都知道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叫从化,那里有小蜜蜂嗡嗡,它们勤劳而勇敢,无私而倒霉,辛苦的蜜给我们采去,美丽的窝被我入药。

~~~~~故意怀旧,插播广告时间~~~~~~~~~~~~~~~~~~~~~~

《荔枝蜜》文\杨朔

我不禁一颤:多可爱的小生灵啊!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却又多么高尚啊!透过荔枝树林,我望着远远的田野,那儿正有农民立在水田里,辛勤地分秧插秧。他们正用劳力建设自己的生活,实际也是在酿蜜——为自己,为别人,也为后世子孙酿造生活的蜜。

这天夜里,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一只小蜜蜂。

~~~~~~~~~~~插播完毕,继续欣赏~~~~~~~~~~~~~~~~~~~~~~~~~~~~~~~~~

未见枫叶,先看竹

去从化的两天,老天爷都给了我们无尽的笑脸,天气预报说,从化小雨转阴,我们还想着山里凉快,特别多带了件外套,没想到,一路上万里无云,蓝天高高在上,美丽的天空映在群山环绕的湖里,山绵延,水绕山,美得让人大呼来此“赞,赞,赞。”

进了从化乡村,连绵不绝的竹海就肆意向我们招手,未见枫叶,先看竹。漫山看过,纤细的竹子叶梢,随风弯,排排过去,群山满竹,心理总有一种莫名的温柔。这比干巴巴,直挺挺的大树们更具形态美~(我看我是视觉审美疲劳了,哈哈)

冬天的从化,细细的竹子朝天长,长尖竹叶压弯了高,嫩绿的竹笋蹭蹭地向上冒,直接超过旁边的。坐在车里的我们就奇怪了,别人山里的新竹是矮矮的,可爱的竹笋被人砍,这里的新竹子长势为什么如此了得。

世界上的东西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坚硬的地方,又藏着柔软。纸很软,但是可塑性又最强。当成批的杂志书籍以一定数量叠加装订时,那种几百张所构成的锋利可以随时割伤你的手。(我在印刷厂就被划伤过好几次。)竹子很硬,除了可以做成各种的家具用品,筷子外,它还可以制作传统矜贵的“元书纸”。这种由春天嫩竹子制成,泛着淡黄色的纸,当你将它点燃时,它只会化做一缕轻烟(没有一丝黑烟臭味),在你的手上留下淡淡的白色粉状物。因为看过《十面埋伏》,喜欢四川的竹海,因为读过“元书纸”的制作文字,惊讶竹子的魅力。这些硬软作物的转换,让人惊叹大自然的巧妙,民间的智慧。

走过竹海,看见路边砍下的排排竹子,特定问一位劳作村民,请问一天能砍多少根竹子?对方举起五个手指头,告诉我说:50。大哥听了,喃喃自语问道:这些竹子会被砍完么?

我说,砍竹子应该有计划性的。如果每天砍砍砍,用不了多少年,从化的竹海估计又会从地图上消失。杯具。

温泉,猪蹄是这样烫成的

从那篇著名的《荔枝蜜》中,我知道了“从化温泉”这个著名词组,在那一个月明星繁的夜晚,我万分有幸地和8位比基尼美女亲自检测了这个词组。

鹅暖石错落铺成的小水池,两米高的竹片篱笆,几张凳子,一张桌子,众比基尼美女们在阵阵热水,冷水共同灌注的水池中,发出烫猪蹄般的惨叫,太烫了,太烫了,放多点冷水,放多点冷水?

温泉?恒温?

联络的小伙说了,水开了再放水,人来了再烫皮。 (后半纯属捏造)

当你鼓足万分的勇气,狠心地把蹄子放入水中,兹,你可以感受到皮肤在高温下的非常时期状态,一股强烈的感觉迅速击倒你,出于对生命本能的保护,你会迅速把蹄子提起,大叫:再放冷水,再放冷水。对那几位全身“泡”在开水里的美女们,在黑夜中投以迷茫、羡慕、崇拜的眼神。额的神啊~

晚上九点四十左右的月光依旧明亮,当你最终克服一切胆怯坐在池子里,你感觉头晕晕,眼花花,你一面绷紧全身,努力克服逃脱“火水”的冲动,一面享受那种麻麻兹兹,热气蒸腾,被电晕乎乎的感受,缺氧,好困,好款,在内心努力告诉自己,泡泡更健康,烫烫更美丽。

在这样的环境下泡温泉真的是一种享受,除了可爱可恨的触觉,在水的那一边,隔着篱笆就是那一群露着胸肌的男士们的打闹嬉笑(男女分泡!),当然在这种关键时刻,你完全可以借着看看状况,或借个钥匙,跑到中间篱笆处,透过宽阔的竹片缝隙,审视男士们的环肥燕瘦,胸毛腿毛,是秀色可餐,还是其他,全赖个人审美。

 

寻花去

早晨六点半,我就被薄薄墙壁传来的水声吵醒,七点起床,七点二十,大部队出发,根据天天线报,清晨花海免收门票(一人省去20大洋),我们就这样揉着熏熏睡眼,顺着耀眼的阳光寻花去。从粗陋的花门进去,乃是好几亩见方(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菊花,颜色不多,有红又白,花开正盛,从化温差大,夜晚的露水还未散去。看见花海,本人激动了,赶紧让模特们进入花海盛大拉开拍照架势。

人一兴奋,脑子马达跟不上,一下子拉出之前在英溪峰林拍抚摸稻穗的旧POSE,指示桃子同学走两步,抚摸花海来瞧瞧,没拍几张,游子说:花海里面露水太重,你们换个地方拍嘛。桃子听闻,一出来这才发现军绿色的裤子被露水打湿了大半,不好意思,桃子同学,本人激动过度,失策了。

花海里是个拍照的好地方,看见长发海棠MM,我就强烈要求她来个甩头发的场景,左飘右晃,斯文的海棠MM把甩发演绎成了摇头,动态成静态,(估计在照顾其他镜头)长长的美发不起,我急得跺脚团团转,,一不小心头发真正甩起,我又见鬼地错过好时机,失策,失策,忘记调TV格式,不是设置搞错,就是构图不美,就在同一时刻,南十字,佳美、简单,东方等等摄友,早已围在旁边,对着海棠MM猛拍,太阳出来了,海棠笑容疲惫了,我还在那里跺脚,喊:再甩一下,再甩。再。。(下次看见美女美景,等镇定,还没遇见帅哥呢。)

海棠MM累了,下一个漂亮的麻豆当然是天天和柠檬MM,两人甜甜蜜蜜,闻花互逗,看得人鸡皮瞬起,只想到婚纱照里那一男一女谈情说爱的标准POSE恐怖场景,光天化日,两大美女上演如此暧昧情愫,鸡皮满身。还好后来美女单人照,才让人恢复了拿单反的勇气。

越挫越勇,合唱团

大哥的IPOD外放在两日的折腾下,渐渐体力不支,慢慢歇菜,从化返深两个半钟,音响弱了,没想到却创造了合唱团。

佳美、柠檬、黄昏、游子、简单、辣椒……,推推攘攘,你一词我一曲,啦啦啦,啦啦地从粤语唱到国语,50年代的《洪湖水浪打浪》,唱到老版《千千阙歌》,《东方之珠》。后来大哥睡醒,这才换上备用电池,大家随着外放大声合唱《单身情歌》,“爱要越挫越勇,爱要肯定执着……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想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找一个多情的无情的绝情的人,来给我伤痛……”

在高昂的悲歌中,欢乐的旅程最终到达亲爱的梅林关,我们带着浑身的酸痛和背包,各找各床,困觉去。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