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程山水,看一路风光

时间:2010年6月14日7点半~2010年6月16日凌晨1点
地点:英溪峰林徒步+乳源大峡谷
人物:26人
领队:老虎

网页上的天气预报说:清远14日暴雨,15日大暴雨。
老虎说,我们多多说,清远阳光明媚。
出发~
走吧,上路就是阳光

14日早晨,我们全部重装上阵,帐篷、防潮垫、睡袋、换洗衣物、相机……,大部队在体育馆上车,小分队深大北门上车,收完人车子直奔清远九龙镇。

第一站:小桂林
山路遥遥,绿水环绕,下午1点我们到达九龙镇,与多多同学顺利会师,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解决午餐后,直去“小桂林”。下午两点我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池塘里,小荷才露尖尖角,玉米刚刚吐出小小须,土地肥沃,群山环绕,层层叠叠,在这个时候爱臭美的,不臭美的,都开始狂杀快门,美滋滋地告诉大家,这就是桂林,这就是我。天气很闷,没有风,27个人的大部队,单反近10部,爱创作的摄影一小撮人总是拖着最后,聋子多次催促,快点,快点。刚刚逛完小桂林,一走上回程的路,暴雨就瞬间下了起来,我们钻进车子,奔向岩背小学。

再去岩背小学,爱打麻将的老师们
小学与两年前变化不大,依旧简单,端午节学校放假,值班老师不在,几个小学生在附近玩耍,下着中雨,大部队在车上等待,游子忙着给篮球充气,我和狐狸在雨中玩起了雨滴,雨水从伞折中落下,雨滴晶莹透亮,小小一颗,迅速落下,我很少在雨天尝试拍摄,这次的尝试,我却总找不着焦点,在机身后急得抓狂,老男人后来加入队伍,帮我制造更大的流水,雨水落在老男人的伞上,落到狐狸的伞上,汇入小水杯中,顺着小树叶向下流。

过了很久,打麻将的老师终于来了,给小朋友准备的体育用具交给学校老师后,大雨没有停下等我们的意思,我们放弃原定露营的计划,开向较富裕的@镇旅馆。

摄影小分队第一次走私,抚摸麦田
简单分配好房间,放下包,爱摄影,爱玩的一小撮人马又出发了(领队老虎严重批评,下次走私之前得告知领队。),走私分子:我、其实、淡蓝、多多、优乐美。其实领队,我们披着雨衣,打着雨伞,背着相机包,在附近的田间玩耍,找寻合适拍照的风景。我很喜欢《角斗士》的开头片段,随着主角磁性的声音,背景音乐缓缓响起,风过田地,稻谷飘飘,一只手依恋地抚着这所有的一起,心中的家园,淳朴的伙伴们,爱恋的妻子……。讲述了理想画面,其实建议我们抚着田地,慢慢走过,经过反复尝试,我们几个模特开始轮番上演,演绎自己的版本,甚美。当然,苦无POSE之际,我还玩起了自己的雨衣,上演了一场田间小超人版,抓住黄昏5点到6点宝贵一小时光线,我们玩得不亦乐乎,出了几张美图,让我兴奋不已,能在这样的大雨天出图,心情大美,一直兴奋到深夜,哈哈。

雨夜,夏雷阵阵
太阳下去了,光线没了,等饭漫长,玩杀人,看世界杯,在门口聊天,晚上八点45分,终于开饭,吃完饭,各自聊天,杀人,在雨声中睡去。我始终睡不着,床单的触感,被子的味道,蚊帐外无数双虎视眈眈的眼,关了灯,屋里一片黑,夜晚的山村静谧,闭上眼,淅淅沥沥的雨声不断,轰隆隆,轰隆隆,每隔几分钟,漆黑的窗外瞬间就亮起深灰色群山的轮廓,在黑暗中晃眼,雨一直在,我根本睡不着,只好起来到阳台上迟睡的冷漠聊天,就着漆黑的夜色谈天说地,直至各自睡去……

摄影小分队第二次走私,翻墙而过
第二天,模糊中翻身起来六点钟,赶紧第一时间叫醒南十字,其实,整理完毕后,三十也起来了。天气像顽皮的孩子,六点钟停雨,我满心欢喜;六点二十分,几个人齐整好出发,天又开始下雨,旅馆的门被锁了,我们被反锁在里面,没有电话,如果等人来开门,好景好云好光线都会化为乌有,只好翻铁门,几个男的,腿长,只有我是女生,个子又不够高,怀着十二分的胆量,小心翼翼爬上去,腿不够长,翻过去的时候,就这样一屁股坐在栏杆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不知道如何下台阶,还好大家提醒,赶紧踩着另一个地方顺利出行。

屋外空气甚好,一夜雨水,空气清新,色彩通透,半空中漂浮的云气被风吹慢慢飘开……

彭家祠,景不美,人却恶
吃过早饭就是乳源大峡谷,刚开始尝试走入久负盛名的“彭家祠”,一个三百年历史,依山而建的民居建筑,地方不大,看起来一般,收费的人态度恶劣,看我们不愿买票,口出恶言,一脸拂手赶人状,地方不美,人却令人嫌恶,坏了好心情,我们立即弃之离去。(门票标价20元,强烈不推荐)

下一个景点:乳源大峡谷,水世界

乳源大峡谷,广东地质上一道美丽的开口,谷顶平缓,跟平地一般,从远处驶入,根本不见任何异状,只是一片荒山野地,近处到处是起伏的小山坡,远处有延绵不绝的山脉,乳源大峡谷就在这脚下,大峡谷谷深300多米,水从谷顶上面飞下来,直直落下,弥漫在空气中,到处都是瀑布,到处都是流水,它们就在我们的身旁,空气中,路旁,我们跟着绿水走,一路走去,都是它们的水世界,水从高处落下,水在石头上水落,水从一个台阶冲撞到下一个流水……

平时生活忙碌,根本无暇顾及身边的许多事情,只有自己手里工作、忙着工作,忙着娱乐,忙着睡觉,忙着休息,很少留意水,在这里,水肆意地用各种方式呈现:声音、颜色、速度、温度、数量、高低,在我们的皮肤里,在我们的脚下,在我们痴痴望着的瀑布里,在比基尼美女的眼里……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我喜欢乳源大峡谷的水,即使爬上爬下,累得两腿发软,腰酸背疼。水,我们早就知道它,今日却专门翻山越岭来寻它,看它,闻它、摸它、心甘情愿地被它包围,全身心感受它的美丽和神奇。

看完水来,再看山
回到谷顶平地,没有了水,才开始看山。看山的时候,人们总会特别地去想象山,像什么,像什么,其实它们只是它们自己,每个石头都是独特的,每座山都是美丽的,那些想象,那些牵强的名词,只是不知道如何把它们描绘给游人,那些商家自己强加想象的罢了,它们一直在那里,在我们没有出生前,在人类还没有形成的时候,它们早已经在那里了,静静地生长、变化、看日出、日落、看时空变幻……

发布者

花花

喜欢朋友,喜欢山,喜欢美丽的风景,寻找一切可爱,美丽的事物,努力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